99re5在线,下载地址最新链接,久久视频
新和成:發展就像滾雪球 每一步都有護城河
發布時間: 2018-07-09        證券之星

作為中小板第一股,新和成(002001)由借款10萬元的小小校辦工廠起家,在胡柏藩董事長帶領下,一步步發展壯大,如今成長為市值逾300億元、營收超過60億元全球知名的維生素公司,也是國內頗具份量的香精香料公司。

今年正值新和成成立三十周年,也是公司登陸A股市場的十四周年。十四年嬗變,新和成與中國經濟共成長,成為行業領軍企業,迄今為止,新和成一直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目前新和成大舉投資30萬噸蛋氨酸項目,再造一個新和成,這是新和成的二次騰飛,未來將打造千億市值的精細化工龍頭。

大巨頭崛起于小山區

新和成總部新昌縣位于浙江省東部,是紹興市轄縣,距今已有1100多年歷史。新昌“八山半水分半田”,是典型的山區縣,山清水秀,風景優美,但土地資源十分緊缺,目前還未通高鐵。

近些年來,新昌縣發展迅速,已由全省次貧困縣躍升至全國百強縣,特別是資本競爭力相當突出,不包括已遷址到紹興的浙江醫藥,該縣已誕生了9家A股上市公司,均分布在中小板與創業板。其中,新和成挺立潮頭,率先登陸中小板,在當地資本市場具有標桿意義。

不過,對于董事長胡柏藩來說,最初創辦新和成卻有點誤打誤撞的意味。

胡柏藩身材高大,面容清瘦,謙和誠懇,采訪時如一位睿智和藹的老師長者,讓人如沐春風又深受啟發。談及創業往事,胡柏藩娓娓道來,期間說起印象深刻的片斷時,又是神采飛揚,感染力十足。

作為浙江新昌本地人,胡柏藩就讀于紹興師范的化學專業,畢業后被分配到新昌一所偏僻的鄉村任教。1988年,本來一心打算考研的胡柏藩受校長囑托,通過借來的10萬元,創辦了一個從廢腳料回收工業酒精的小工廠,由此開始了不平凡的創業之路。

上市14年成果豐碩

在2004年上市后,依托資本市場,新和成發生了根本性飛躍,從新昌走向浙江,走向全國,正加速融入全球市場,實現穩健又快速的發展。

具體來看,上市至今,新和成沒有一年出現虧損,總資產、主營業務收入、凈利潤分別從2004年的16億元、11億元、7260萬元增長到2017年的182億元、62億元、17億元。近兩年新和成業績增長有加速之勢,2015年到2017年,新和成營業收入分別為38億元、47億元、62億元,扣非凈利潤分別為4億元、11億元、16億元,銷售毛利率為27%、45%、50%,3年收入復合增速接近30%,凈利潤復合增速超過一倍。2018年新和成保持快速增長勢頭,已預計上半年凈利潤區間為20億元~22億元,同比增長幅度為245%至275%。

從募資投向來看,新和成也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得非常堅實:2004年募資4.02億元,用于營養品項目;2010年募資11.5億元,用于香精香料項目;2017年募資49億元,用于蛋氨酸項目。

每次新品擴張后,新和成盈利都會上一個大臺階,似乎總有好運氣相隨。實際上,好運氣的背后卻是以胡柏藩董事長為代表的新和成決策和管理層擁有豐富的從業經驗和創新精神,多次對行業發展做出準確及時的判斷,構建了正確的公司戰略,而創新是最重要的關鍵詞。

創新成為發展源動力

新和成的發展史就是一部創新發展史。董事長胡柏藩是從創業伊始就嘗到了創新的甜頭,從維生素E到維生素A,再到檸檬醛、聚苯硫醚(PPS)新材料、氨基酸等,正是憑借著不斷研發創新產品,新和成的利潤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

新和成搭建了完善的創新機制,不僅倡導技術創新,也追求管理創新、裝備創新、工藝創新、集成創新,實現全方位、全過程創新。

在本次高質量訪談中,證券時報記者一行還參觀了新和成的上虞基地。上虞基地廠區干凈整潔,綠樹成蔭,特材自控中心和立體倉庫更是完全顛覆了記者對于傳統化工車間的印象:立體倉庫自動化程度很高, PPS材料等堆放井井有條,收發管理均由電腦控制,傳送則主要是靠機器人。在自控中心,工作人員在寬敞明亮的房間里通過電腦上遠程操作,只有在遠程操作不能解決問題的情況下,再實地介入。新和成相關人士告訴記者:“上虞基地生產系統自動化改造升級也是一種創新。”

此外,在環保訴求日趨加大的當下,新和成也積極探索管理模式的創新。2018年5月開始,新和成實施項目(產品)全生命周期環保管理新模式,該模式將法規要求、公司標準等整合為一套數字化、可操作性強的標準,精準評價產品從研發到銷售全過程中存在的環境風險,環保提前介入把關,將問題解決在最前端,促使環保責任分解、落地。僅2017年一年,公司環保投入近2億元,實施清潔生產方案49個。

相比環保投入,新和成在研發方面更是持續投入更多資金,近幾年公司研發投入每年都占銷售收入的5%以上,2017年研發費用逾3億元,且全部計入當期費用,沒有進行資本化。

在董事長胡柏藩眼中,創新是合算的,創新不僅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還會增加企業價值,更會給企業帶來激情、朝氣,銳意進取的精神和思想。胡柏藩舉例說,最初新和成生產VE時,只能生產93%含量的粗品,“當時93%的VE可以賣30萬元/噸,我們賣得稍微便宜一點,28萬元/噸。聽說別人的成本在18萬元,覺得很不可思議。后來我們一點一點改進,含量做到了99%,成本一降再降,具備了非常強的競爭力,這就是創新的力量。”

當前新和成擁有一支超過1000多人的研發隊伍,并與40多位院士專家建立了合作關系。公司與浙江大學、北京化工大學、中科院上海化學有機所等多家研究院所高校開展密切合作,擁有超臨界反應實驗室,浙江省首批外國專家工作站,建有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國家級博士后工作站等,配備了核磁共振、等離子體發射光譜儀等先進設備,掌握了超臨界反應、高真空精餾、連續化反應等重要技術。

四大板塊全面開花

新和成自創辦以來專注于精細化工,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和一體化、系列化、協同化的發展思路,逐步形成了營養品、香精香料、新材料、原料藥中間體四大板塊,主導產品VE、VA、VD3、覆盆子酮、蝦青素、芳樟醇的產銷量和出口量居世界前列,培育了30多個世界單項冠軍。

具體來看,1994年,新和成攻克維生E生產技術;1999年,實現維生素A規模化生產,年產能力達2000t/a;2002年,成功研發生物素;2004年,“β-紫羅蘭酮”國家火炬計劃通過驗收;2006年,檸檬醛(維生素A的重要原材料)率先研發成功;2005年,成功研制蝦青素;2013年,PPS新材料項目(聚苯硫醚)試產;2014年,特種工程材料PPA(高溫尼龍)完成中試車間建設,開始中試調試;2017年,氨基酸一期項目達產。

上述產品之間看似毫無關聯,實際上有著清晰的發展脈絡。公司產品維生素 E、維生素 A 及其衍生物β-胡蘿卜素、蝦青素等產品都是從同一個主原料出發,共用中間體,合理利用副產物,逐步做深做寬營養品。同時圍繞維生素 A 的中間體檸檬醛和β-紫羅蘭酮、維生素 E 的中間體芳樟醇等開發出芳樟本醇和紫羅蘭酮等重要香精香料產品,原料藥板塊同樣利用營養品和香精香料的中間體,打造醫藥優勢產品。公司主要原料統一,有利于形成規模經濟,降低生產成本;而相通的技術平臺及相關核心技術的可移植性也會降低研發費用。

另一方面,新和成的產品具有技術門檻高、市場前景廣等特點,“新和成堅定不移地走市場化道路,選擇附加值高、技術門檻高、前景廣闊的產品,在充分的市場競爭中實現成長。”胡柏藩老師在采訪中對記者如是闡述選擇產品的標準。

在公司進入很多領域之前,相關產品均為國外企業技術壟斷,隨著公司開發技術達到國際巨頭水準,具備良好市場競爭力,同時高技術門檻阻礙大部分國內中小企業進入,一方面打破了國際壟斷,另一方面也脫離無序、惡意競爭的紅海,從而使公司產品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盈利能力。

蛋氨酸項目是重頭戲

帶著“再造一個新和成”使命的蛋氨酸項目,同樣體現了公司在大化工領域實現一體化的理念。

蛋氨酸是含硫必需氨基酸,參與蛋白質合成,必須由外部獲得,主要應用于家禽類飼料。全球蛋氨酸,尤其是國內蛋氨酸市場,每年持續5%以上的快速發展,因寡頭壟斷,技術壁壘高,產品毛利率大都在30%以上,目前市場供略過于求。

山東新和成氨基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位于山東省濰坊市濱海經濟技術開發區先進制造業產業園,是新和成的全資子公司。蛋氨酸項目采用一體化裝置,中間體自給自足,成本優勢明顯,現有5萬噸產能,2017年投產當年產生效益。去年公司定增募集資金49億元將用于大規模生產蛋氨酸,預計2021年新增25萬噸,屆時合計產能將達30萬噸,成為全球前四大蛋氨酸企業。以底部價格 2萬/噸計算,將形成60 億元收入規模,可再造一個新和成。

此外,公司經營的高端特種材料PPS、PPA廣泛應用于汽車、生活用品、工程設備等領域,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這兩個項目堪稱十年磨一劍,業務立項早在 2007 年前,研發始于 2007 年,目前公司已成功生產了PPS等聚合物,考慮到PPS 和 PPA 產品的推廣認證周期比較長,新和成目前采取與帝斯曼合資的方式推進。

公司價值有待挖掘

上市14年以來,新和成在營收、凈利快速增長的同時,在資本市場股價也表現非常亮麗,給投資者帶來了積極回報:2004年發行市值15億元,2018年公司最高市值達573億元,累計分紅46億元,平均凈資產回報率高達20%。此外,公司還收獲了累累榮譽,包括2017年中國醫藥上市公司競爭力20強、證券時報第九屆天馬獎中國上市公司投資者關系評選“最佳董事會”等。

二級市場上,新和成在今年1月初創出歷史新高后,至今已回落近三成,截至7月6日,報16.67元,總市值358億元,對應市盈率不足10倍。歷史上看,新和成的市盈率整體不高,大部分時間都在20倍左右甚至以下。

對此,新和成董事長胡柏藩笑稱:“市場給我們的估值太低了。” 在胡柏藩看來,維生素等產品周期波動是正常的,但A股市場一直給新和成的股票價格都比較低估,主要是因為有些股東和機構不了解新和成,以為新和成的產品就等于維生素。“我們現在的效益好,未來能不能好,這取決于我們未來有沒有新的項目和產品不斷出來。” 胡柏藩說。

天風證券化工研究員李輝則向記者解釋稱,新和成今年估值較低,主要是因為市場擔心巴斯夫復產后維生素價格回落。他認為,考慮到巴斯夫未來兩年檢修依然影響20%產量,帝斯曼環保問題依然需要每年停產檢修,維生素A的價格有望保持相對穩定,同時,2020年公司大量化工新材料項目投產,成長性提升,維生素周期波動下降,一旦市場確認公司業績能夠持續增長,公司合理市盈率水平理應高于帝斯曼,達到20倍市盈率甚至更高,他樂觀預計未來公司總市值有望超過千億元。


99re5在线,下载地址最新链接,久久视频